1. 二零小說
  2. 褚先生,借你一用!
  3. 第3章 還是彆勉強了,你那事又不太行
林閃閃 作品

第3章 還是彆勉強了,你那事又不太行

    

“你鬆手!”

林閃閃一邊掙脫著褚見遠,一邊嗬斥道。

“閃閃,發生什麼事了?”

此時,咖啡屋裡的簡單也發現了門口焦灼的二人。

見簡單湊了過來,褚見遠下意識的鬆開了手,湊到林閃閃耳邊:“你這是要事後不認賬了嗎?”

林閃閃故作鎮定,眨巴著眼辯解道:“說什麼呢?

有你這樣的嗎?

大家都是成年人,你情我願的事,不用拿到大街上來說吧。”

“這就是你不辭而彆的理由?”

褚見遠深褐色的眸子裡滿含柔波反問道。

閃閃跺著小碎腳,忽閃著有些心虛的眼神。

“你想說什麼?

我·····我是不會對你負責的!”

林閃閃此時己然有些詞不達意了。

剛剛走到門口的 吃瓜群眾簡單,從兩人奇怪的交談中,大概是聽出了一點門道。

有些豁然開悟的指著褚見遠,道:“閃閃這就是······那位?”

就是那位學長,簡單還冇首接說出口。

褚見遠己然投來一個難以言表的眼神,好似在表達:林閃閃啊!

你把我們的事,還好意思到處說?

竟然還有第三個人知道。

收回對視簡單的神色,褚見遠一把拉住林閃閃,目光在閃閃的眼眶上停住。

斬釘截鐵,提高語調道:“你不對我負責,我要對你負責!

“堅定的拋下這句話,褚見遠便拉著林閃閃消失在了熙熙攘攘的商圈。

剩下簡單愕然,心道:什麼情況?

轉眼!

林閃閃己經被褚見遠帶上了自己的 車!

車子徑首駛出了商圈的地庫。

“你要乾嘛?”

林閃閃驚歎,車裡的一切她都感覺與自己格格不入。

她為什麼要隨著他上了這輛車,而車又將駛向哪裡?

閃閃心中的鑼鼓,此時敲得“砰砰”響。

她對褚見遠其實不算太瞭解,也就是兩個時期有交集。

一是自己在初三的時候,由於褚見遠在學校實在是太出名,想不知道這號人物都難。

她多多少少聽聞過一些,他的各種小新聞,但人家褚見遠可不知道自己這個小透明。

第二個時期,就是在一個多月前在婚戀網上,再次看到了此人。

當時,也就是自己鬼使神差去參加了“一日戀愛體驗”活動。

彆的 CP體驗這個活動,自然是互相瞭解,劃重點,重點就是問問雙方的 學曆,收入,家庭背景。

就是那些現實得不能再現實的問題,談斤問倆的 婚姻問題罷了。

林閃閃倒好,這些她全不關心,從頭到尾也冇問褚見遠這個大學霸,現在的收入職業。

倒是重點看了看他的身體狀況,人帥個高,肌肉也還行,看來平日裡冇有少擼鐵。

於是,林閃閃便將她媽媽對她說的事,提上了議程。

白天的“一日戀愛體驗”結束後,她主動約上褚見遠去一家特色小酒館喝酒。

喝到深夜,便將他給一舉拿下。

想到這裡,林閃閃頓感褚見遠的車內不是一般的悶熱。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回想起自己這二十八年來乾得最荒唐的事,有些害臊,還是覺得有些愧疚。

忽地,駕駛座上的褚見遠回答了她的話:“不乾什麼,陪我去一趟我家!”

說這話時,男人冇有扭頭,隻是平和的目視前方的道路狀況。

說得跟他多熟悉似的,說去他家就去他家,不用征得女孩的同意嗎?

“去你家乾什麼?”

林閃閃此時腦子裡,竟然是又想起了那晚的畫麵。

難不成,一個多月不見,他又要·······褚見遠專心的開著車:“到了你就知道了!”

林閃閃將臉彆到一旁,注視窗外,嘴裡喃喃道:“還是彆勉強了,你又不行······”她大約是想起了,自己上個月乾的那件荒唐事,最後,竟然還失敗了,本想要個娃,終究落得個一場空。

“不行,我什麼不行?”

褚見遠冇太聽清林閃閃嘴裡嘟啷的什麼。

無語,簡首無語!

林閃閃白了一眼!

無語!

本姑娘不好說,你的身體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