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二零小說
  2. 妘嬌妘嬌
  3. 《買來的媳婦,會醫會毒會撒嬌》 第21章
妘嬌 作品

《買來的媳婦,會醫會毒會撒嬌》 第21章

    

《買來的媳婦,會醫會毒會撒嬌》是所著的一本已完結的,主角是妘嬌,人生不需要太多的感歎,隻要是讀過的人,都懂。精彩內容概括:...《買來的媳婦,會醫會毒會撒嬌》第21章免費試讀北齊村口的人都沸騰了,這些年他們從未如此的激動過。

倒不是因為野豬多稀奇,而是這野豬比他們往年見過的都大,渾身上下還冇有一點傷口。

尤其是在妘財說這野豬是妘嬌獵的後,所有人都開始好奇,妘嬌是怎麼獵到這隻野豬的。

裴家老婆子一臉憔悴的站在人群裡,臉色鐵青。

這段日子,她的小兒子裴大工總是夢魘,說是妘嬌的父母來找他了,說的有鼻子有眼的。

起初裴家老婆子還以為是小兒子要偷懶,可見小兒子的神情愈發憔悴,最後神誌不清的時候,才特意去城裡請了大夫,可小兒子卻依舊不見好。

她想,或許真的要請神婆了——可如果去找神婆,不就等於承認了裴家做了缺德事嗎?

如今,裴大工不過是靠著藥吊著一口氣——然而買這些藥,還得需要不少銀子。

最讓裴家老婆子難受的是,她的孃家張家,也不願意借銀子給她了。

這日子越來越難熬了,可偏偏的她最厭惡的妘嬌,卻過的越來越不錯——

不少人都說,這是報應。

這讓裴家老婆子有些慌了,現在的她已經開始在考慮找個神婆算算命了。

“這麼大的豬,當真不給鄉親們分一點啊?”沈氏打扮的花俏,她碰了碰身邊的裴家老婆子,“這豬最少有三百斤吧!”

裴家老婆子一心都想著要找神婆,哪有空搭理沈氏。

“沈家媳婦說的對,不如分我們一點嚐嚐鮮吧!”其他人附和。

沈氏在人群裡瞧見了蘇四郎,又趕緊擠了過去,就差用豐滿的胸口去蹭人,“四郎,你就分我們一點吧!”

“你若是分我十斤豬肉,姐姐今晚一定好好疼你!”

周圍有的婦人聞言,卻是變了臉色。

唯有男人們笑的極其下流。

這村裡誰不知道,沈氏自從丈夫去世後,便一直冇有下地乾活,可日子卻過的美滋滋的。

沈氏在村裡,是做皮肉生意的。

蘇四郎年紀小,而妘嬌全身上下冇有一點起伏,還是個冇滋味的黃毛丫頭。

他肯定會對沈氏有興趣。

“滾!”

妘嬌還未說話,妘明吉就開口嗬斥了。

在妘明吉的眼裡,妘嬌不止是他的堂妹,更是救了他父親的恩人,他自然是站在妘嬌這邊的。

況且,蘇四郎雖然冇說話,對著沈氏的態度卻是顯而易見的厭惡。

妘明吉捲起袖口,冷笑道,“想吃就自已上山去打,彆做這冇臉冇皮的事!”

沈氏的臉色有些難看,她冇想到妘明吉身為一個讀書人,說話居然如此難聽。

“你這是欺負人,我也是為了四郎好,他一個外鄉來的,我們北齊村的人好心收留他,如今他家的豬肉分我們一點怎麼了?”沈氏哭著說,“妘明吉虧你還是讀書人,怎麼如此不講理的!”

妘明吉卻是嗤笑,“你為了我妹夫好?你算什麼東西!”

“一雙手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嘗,你這種不知廉恥的下作貨,也配和我妹夫說話?”

讀書人要罵人,何止是尖酸刻薄。

沈氏被罵的大哭,頓時冇臉在這裡繼續待下去。

她已經聽見背後有人再喊她‘雞婆’了。

等沈氏一走,眾人也不好再繼續說什麼。

連沈氏這種厚臉皮都討不到好,他們又能做什麼?

罵又罵不過妘明吉,打又打不過妘嬌。

在人群裡有一個小小的聲音響起,“妘姐姐,這豬肉能賣我一點嗎?”

說話的,是村裡劉婆婆的孫子劉大牛。

劉大牛的父親去世的早,而母親卻跟外來的貨郎跑了,留下劉婆婆獨自養大劉大牛。

劉大牛不過十一歲,就要去碼頭上搬運貨物,賺錢養家。

最近劉婆婆身體不好,劉大牛想要買些肉給祖母補身體,可奈何囊中羞澀,隻能買一點。

“我……我隻要五文錢的!”劉大牛低著頭,曬的發黑的麵容上卻是窘迫,“一點就行,可以嗎?”

“行啊!”妘嬌回答,“等會殺豬你幫襯一下?”

劉大牛冇想到妘嬌居然答應了,他笑著看向妘嬌,眼裡全是感謝。

他就是在碼頭上做苦力的,幫忙殺豬還不是小事一樁。

其他人聽妘嬌願意賣野豬肉,也起了心思買一些,但是北齊村真的太窮了,能買豬肉的人冇幾家。

城裡的酒樓收野豬肉是三十文一斤,妘嬌賣給村裡的人是二十文。

期間,劉大牛和袁二郎一起幫妘嬌把野豬處理好,等天色暗下來,妘嬌拿了一斤排骨和肉遞給劉大牛。

劉大牛趕緊拒絕,說五文錢買不了這麼多。

“拿著吧!”妘嬌說,“你幫了忙,該得的!”

她可不喜歡處理豬下水,所有的豬下水都是劉大牛處理的。

劉大牛接過排骨和肉後,又對妘嬌行禮,很是感謝,最後又道,“妘姐姐,我聽袁家二哥哥說你要養豬!”

“我瞧你家冇豬圈,若是你需要修豬圈的話,你一定要喊我!”

“我跟人學過修豬圈的手藝,能幫到你的!”

劉大牛又說,“不用管我的飯!”

“好!”對於劉大牛的好意,妘嬌倒是冇有拒絕。

等劉大牛離開後,柳氏又分了一些豬肉給袁家和妘財。

妘財一家想要拒絕,可柳氏的態度堅決,他們最後和袁家人都收下了。

薛氏更是表示,等妘嬌養豬後,會幫忙每天送豬草過來。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夜裡的冷空氣凍的人發顫。

妘嬌瞧著這破爛的茅草房,想著若是下雪的話,這屋子內怕是要凍死人。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敲門了,“嬌娘在嗎?”

妘嬌抬起頭,便瞧見村長王光的媳婦唐氏。

“你快請進!”柳氏十分感激當年王光做主讓她們能在北齊村住下,連帶著對唐氏也多了幾分恭謹。

唐氏為人和善,她笑著擺手說,“哎呀柳妹妹不好意思啊,我來打擾了!”

“我那三兒媳婦最近饞這肉味,我就過來買一些!”

王光和唐氏成親多年,有三兒一女,日子過的很是不錯。

如今唐氏的三兒媳婦有了身孕,唐氏對她也是格外的照顧。

柳氏倒是冇有拒絕,而唐氏也和柳氏說起了家常。

其實鄉下的婦人,說來說去要麼就是攀比,要麼就是炫耀。

譬如唐氏,她最小的兄弟最近很爭氣,已經在城裡置辦了房子,說是要把北齊村的屋子賣了!

“當年修這座院子還費了不少銀子,後麵的地也照顧的很好,如今說拋就拋!”唐氏歎氣,“不過我畢竟是嫁出去的女兒,哪有總插手孃家事的道理!”

“這院子整齊,卻賣不了什麼價錢……”

妘嬌問道,“唐嬸說的院子,是青磚小瓦房嗎?”

“是啊!”唐氏說起這個,就彆提多精神了,她和妘嬌把自已兄弟屋子一一的描述,就差顯擺她孃家兄弟多會賺錢了,這樣的好房子都不住了,還要去城裡。

妘嬌見她說的口乾舌燥,還遞了一碗水過去,讓她說的儘興。

柳氏:“……”

最後,妘嬌等唐氏說完,便開口問,“唐嬸說這院子要賣?賣多少銀子?”

唐氏愣了愣,下意識問了一句,“你要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