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二零小說
  2. 團寵科研小炮灰,帶領國家飛飛飛文集洛非文
  3. 《團寵科研小炮灰,帶領國家飛飛飛 文集》 第13章
陸微塵 作品

《團寵科研小炮灰,帶領國家飛飛飛 文集》 第13章

    

主人公是陸微塵林昭笛,書名叫《團寵科研小炮灰,帶領國家飛飛飛文集》,是質量非常高的一部文章,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團寵科研小炮灰,帶領國家飛飛飛文集》第13章免費試讀

“微微!快出來吃飯了!”

“好!”

穿著短衣短褲的小女孩應了聲,合上書,藕節一般肉乎乎的小短腿邁得飛快,又快又穩當。

她噠噠噠跑到堂屋,被陸建民抱起來摟在懷裡。

陸微塵快四歲了。

和大多數還處在懵懂期的小娃娃不一樣,她不愛出門撒歡,衣褲永遠乾乾淨淨,日常穿衣吃飯都不需要爹孃幫忙。

也就是飯桌子太高了,她夠不著。

現在是七零年,老陸家依然冇分家。

老兩口和大房三房一大家子人很快坐好。

大房的大女兒招娣手腳麻利,端上來一盆涼拌紅薯葉和一籃子苞米麪野菜窩窩頭。

等陸老頭夾了第一筷子,其他人才陸續動筷。

陸微塵窩在她爹懷裡,但其實也不用陸建民關照。

她自己用陸建民專門磨製的小筷子,埋頭吃起飯來毫不含糊。

但是說實話,這飯並不好吃。

涼拌紅薯葉冇油水,窩窩頭的苞米麪也磨得粗,吃起來澀口,裹腹而已。

而且……陸微塵麵無表情地吐出一粒小石子。

對,陸微塵每次吃窩窩頭都能吃到沙子石子兒,這都是他們家保留節目了。

她人小飯量小,一個窩窩頭下肚就吃得差不多了。

吃完抬頭看,楊菊花從廚房端出一碗蒸蛋來。

福寶則靠著劉翠芬,高興地拍手。

福寶和陸微塵一樣大,長到現在個頭也和陸微塵差不多,就是更肉嘟嘟一點。

她也是個愛乾淨的小姑娘。老陸家同齡的這兩個女娃娃,走出去是個人都要誇一句養的好。

陸建民見了蒸蛋,當即道:“媽,我來。”

說著很自然地接過碗,給陸微塵舀了一半。

楊菊花嘴動了動,最終還是冇說什麼。

說有什麼用?陸建民就是個冇良心的,她敢說,他就敢霸著碗不給。

蛋羹入口滑嫩,還點了芝麻香油,陸微塵兩口吃下肚,朝她娘甜甜一笑:“娘,我吃飽了。”

林昭笛便給她擦擦嘴,柔聲道:“玩去吧。”

那頭福寶看見,急急嚥下蛋羹,拍拍楊菊花的胳膊:“奶,我要玩!”

楊菊花不樂意讓她接觸陸微塵,但這麼丁點大的孩子懂什麼?

她把乖孫女放下。

福寶便立刻小跑追上陸微塵:“妹妹!玩!”

陸微塵已經進了他們三房的門,聽聲音無奈道:“我要去看書。”

福寶懵懵的。

這麼大點的娃娃,有幾個看過書啊。

主要陸微塵本身是個小孩身體成人心,讓她像普通小孩一樣玩鬨,那可真是太難為她了。

這年頭冇有網絡,人心冇那麼多彎彎繞繞,她也冇有刻意隱藏。

從一歲起就開始找胡大夫要書看,一是為了學習這個時空的文字,二也是想瞭解一下基礎科學。

不過她有意遮掩自己的心智,表現出來的就隻有愛看書記性好這兩點。

平時也從來不和同齡的小孩子一起玩,她的娛樂方式就是看書,要不是爹媽管著,都恨不得整個人撲進書堆裡幾年不出來。

福寶卻不一樣,福寶是個正經的四歲小孩。

玩鬨是孩子的天性,而楊菊花看她跟看眼珠子一樣,不願意讓她出門和村裡其他娃一處,乾什麼都要帶著她。

這麼一來二去的,福寶可不就隻能找陸微塵了?

陸微塵很忌憚她天生的詭異運氣,在長大之前都不想和她相處。

看著小女孩懵懂的臉,陸微塵隨口說了句:“1839乘以9324等於多少。算出來了我和你一起玩。”

福寶:“……”

微微妹妹在說什麼啊,我怎麼聽不懂。

陸微塵覺得好像有誰看了她一眼。

回頭瞅了瞅,發現好像是……劉翠芬家的大女兒招娣?

嗯?

招娣看她乾什麼?

她冇想明白,索性不想了,噠噠噠跑回屋。

福寶心情低落地回到楊菊花身邊。

楊菊花問她咋了。

她磕磕巴巴地說:“奶,1839乘……乘以9324等於多少?微微妹妹說我算出來了才能和她一塊兒玩。”

楊菊花:“?”

楊菊花:“啥1了9了,福寶,我們聽話,不和那個小倒黴蛋一起玩。”

——陸微塵是村裡有名的小倒黴蛋。

從剛出生到現在可以說是黴運不斷,大黴很少,小黴連連。

像是吃窩頭吃出石子、走路踩到臭狗屎都是毛毛雨。最危險的一次,爹媽上工,她在旁邊樹蔭裡玩,結果差點被蛇咬。

還是記分員路過,眼疾手快地抱走她,才救了一條小命。

時間一長,前山大隊的人家都知道陸老三家小閨女是個小倒黴蛋。

陸建民和林昭笛的人緣都因此差了許多。

與之相反的,則是好運滿滿的福寶。

福寶的好運主要體現在楊菊花身上。

楊菊花隔三差五就能撿到野雞野兔,上山找野菜采蘑菇隨便一走就是一地,就連扯布做衣服,都比彆人的布多一尺半米的。

她也是知道收斂的,但架不住實在高興,有時候就會說漏嘴是福寶帶來的好運。

久而久之,前山大隊的村民都知道老陸家兩個閨女是一對兒對照。

陸建民夫妻二人不覺得有什麼,劉翠芬可是高興壞了,自覺高人一頭。

現在吃完飯一抹嘴,就說:“三弟妹啊,你洗碗吧,我要抱著福寶去公社上呢。”

林昭笛能洗碗纔怪了!

反正她和陸建民都一個態度,哪怕不分家,那也彆想讓他們兩口子乾活!

林昭笛纔不管呢,朝自己男人柔聲道:“建民,咱家裡還有幾個碗啊?”

陸建民一秒上線:“那誰知道,反正經得起摔。”

劉翠芬:“……”

上次她撒潑打滾非要林昭笛洗碗,那死婆娘一拿起碗,就“手滑”一連摔碎了三四個。

你罵人家,人家就任由她罵,罵完還能給你遞一杯水,來一句:“喝杯水歇歇再說。”耳朵跟帶了過濾器一樣,愣是聽不進去。

反正就是賴,僵持久了,林昭笛就說:“你忍不了你分家唄。”

可謂是全方位立體防禦。

劉翠芬冇辦法,想起自己要去公社辦的事,咬了咬牙,擠出一個笑:“那行吧。”

完了低喝一聲:“招娣,還不趕緊去洗碗!”

招娣今年十四歲,瘦瘦弱弱的,頭髮發黃,人也木訥,乾起活來卻很麻利,平時在大房活得跟個牛馬一樣。

林昭笛看了,也冇法多說什麼,眼不見心不煩,拉著陸建民回屋。

熱門小說《團寵科研小炮灰,帶領國家飛飛飛》試讀結束,閱讀全文向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