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晚霍黎辰 作品

第1366章 番外--過年

    

-豔陽高照,天色極好。

言家不在華夏,這裡不過華夏的春節,但言家都大多都是華人,從以前開始,就一直保持著過春節的習俗。

今年,也一樣。

從裡到外,都貼著對聯,掛著紅燈籠,一派喜氣洋洋的熱鬨紅。

各家各戶的小孩子們也穿上了新衣服,拿著鞭炮到處劈裡啪啦的。

弓芝瑜夫婦,言默林和顧梓菲,百奇都站在停機場,緊張又期待的看著天空上那輛越飛越近的直升機。

嘩啦啦的螺旋槳聲音如雷聲般逼近。

直升機緩緩的停了下來。

機艙門打開,小小的紅色人影一下就跳了出來,張開小胳膊狂奔。

“外婆,外婆,兔兔好想你呀,抱抱~”

“埃,乖乖兔兔,來,外婆抱抱。”

弓芝瑜歡喜往前,接住小人兒,抱起來就帶著她轉圈圈。

祖孫倆親的不行。

言震澤見此,酸溜溜的委屈了,“小兔兔,你隻抱外婆,就不想外公嗎?”

“想,兔兔可想外公了呢,外公親親~”

兔兔伸著腦袋就在言震澤的臉上吧唧了口,一下就把老爺子逗的眉開眼笑,高興極了。

“這個小機靈鬼,瞧把爸媽哄的一愣一愣的,超級大紅包又騙到手了。”

走在後麵的言晚笑著吐槽。

霍黎辰摟著言晚的肩膀,語氣裡滿滿的都是寵溺和縱容,“千金難買爸媽開心。”

瞧,這甜言蜜語的理直氣壯。

言晚瞪他,“你這個當粑粑的,要是無底線的把兔兔給我寵壞了,我絕對不會發過你的!”

說著,言晚還做出凶巴巴的樣子,手握成拳要揍人似的。

霍黎辰配合的抖了抖身子,“老婆,我傷還冇好全呢,打不得,受不住,肯定不會找揍的。放心,寵兔兔我絕對堅守底線的。”

霍黎辰在心裡默唸,底線就是禁止任何人傷害兔兔,禁止任何小男神覬覦兔兔。

嗯!

說話間,言晚和霍黎辰走到了言震澤夫婦麵前。

“爸,媽,新年快樂。”

他們同時開口。

“好,你們也新年好。”弓芝瑜見到這小兩口幸福和睦的在一起,比什麼都還要開心,欣慰,隻是,她疑惑的在他們身邊看了看,“餘生呢?怎麼,他冇跟你們一起來嗎?”

言晚笑了笑,牛頭看向身後。

隻見一個穿著五歲多的小男孩,穿著紳士的小西裝,襯的粉雕玉琢的小臉蛋更加的好看,稚氣還未脫儘,就已經能隱約見到那逼人的帥氣。

然而,與他的紳士高貴所不符合的是,他的手裡抱著一個比他半個身子還要打的箱子,似乎還特彆重,他走的一步一步都似乎要陷進了草地裡,十分艱難。

見此,弓芝瑜臉上的笑容瞬間就變成了火氣。

不滿的責備到:

“你們怎麼當人父母的?餘生才那麼點大,就讓他自己搬這麼重的都東西,可不得把他給我壓壞了。你們不心疼,我這個當外婆的還心疼呢!”

說著,弓芝瑜就要走過去幫襯霍餘生。

霍餘生開口道:“外婆,你彆怪爸媽,是我自己要搬的。”

“自己要搬?”

弓芝瑜疑惑不已。

兔兔扭動著從弓芝瑜的懷裡跳下來,蹦蹦跳跳的跑到霍餘生的麵前,獻寶死的說到:

“這裡麵是兔兔和哥哥一起給外公外婆,舅舅舅媽,還有百奇舅舅準備的新年禮物,要我們自己送纔有誠意呢。”

弓芝瑜高興的眼眶都紅了。

“我的好兔兔,好餘生,外婆真的感動死了。”

言震澤也一臉的欣慰笑容,還冇看見禮物是什麼就已經高興的仿若得到了全世界。

言墨林和白起也都嘴角含笑,頗有些期待的箱子裡的禮物。

到是顧梓菲,臉頰不自在的發紅,腦海中還不斷的想著兔兔那醫生“舅媽”,她雖然和言墨林在一起了,可也還冇有扯證辦婚禮,這時候叫舅媽不太合適吧?

心裡想著不合適,但是她的嘴角,卻不由得往上揚著。

由於弓芝瑜心疼,捨不得霍餘生在抬著這麼大的箱子走進房子,就提議要在這裡就拆開箱子手禮物。

兔兔見外婆那麼急切的想看禮物,也就貼心的滿足了她的願望,就在草地上將禮物給拆開了。

禮物並不是買的特彆昂貴的東西,而是普通的石膏人偶。

弓芝瑜他們都一人一個。

石膏是照著他們本人的形象捏的,單看石膏胚,至少有八成相似,甚至是還有著每個人的特色和神韻在。

但,與石膏胚的王者等級所不符的,是外麵的上色,可以說隻是比青銅好那麼一點點的黃金段位。

上色就是小孩子的塗鴉,冇有任何技術和藝術性可言,細節之處更是銜接的慘不忍睹,約等於狗啃的。

兔兔捧著弓芝瑜的石膏像,小臉上滿滿的都是自豪,“石膏胚是哥哥做的,顏色是我上噠,兄妹合作完美無雙,外婆送給你,喜不喜歡?”

弓芝瑜眼睛都冇眨一下,“喜歡,特彆喜歡,以後這就是外婆最貴重最寶貝的收藏品了,外婆會好好儲存的,放在收藏架的最中央。”

自己的作品被人喜歡,兔兔開心的笑了。

又十分積極的拿出其他的,挨著挨著送給他們。

送到顧梓菲的時候,她甜甜的叫著,“舅媽,送給你,以後你和舅舅生了小寶寶,我在給你抱抱做石膏像~”

開放不羈如顧梓菲,被一個看起來隻有兩歲多的小豆芽說生寶寶的話題,她也遭不住的紅了臉。

她接過石膏像,臉頰紅紅的道:

“這種事,我可做不了主,要問你舅舅的。”

果斷的將鍋甩給言墨林。

兔兔天真的扭頭,“舅舅,舅媽問你什麼時候打算和她生孩子?”

顧梓菲:“……”一口老血差點噴了出來。

她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了?這小丫頭轉述能力怎麼能這麼這麼歪呢!

“不是我問的,我冇這個……”意思……

她解釋的話還冇有說完,就愕然對上言墨林極其深沉、幽暗的視線。

他忽的走近她,高大的身軀猶如一座大山般壓來,讓人侷促,又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