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二零小說
  2. 孟書瀾顧斯年
  3. 《精選 我死後,前妻在我墓前痛哭》 第1章
孟書瀾 作品

《精選 我死後,前妻在我墓前痛哭》 第1章

    

推薦精彩《精選我死後,前妻在我墓前痛哭》本文講述了孟書瀾顧斯年的愛情故事,此書充滿了勵誌精神,給各位推薦內容節選:...《精選我死後,前妻在我墓前痛哭》第1章免費試讀

“顧斯年,你活該!”

“你這麼賤,你真的活該!”

我看著她慢慢轉過身,語氣冷漠得冇有起伏,

“等我認錯,你不如去死,更簡單一些!”

6

嶽母有些不忍的看了我一眼,然後攥住了她的手腕,

“瀾瀾,你就給你爸低個頭認個錯吧。”

孟書瀾卻像是被刺痛了一樣,聲音猛的尖銳起來,

“我做錯什麼了?為什麼要我認錯?”

“我說過一句我喜歡他嗎?”

“我說過我要嫁給他嗎?是你們逼我的!都是你們逼我的!我做錯什麼了?”

“是顧斯年在逼我!是他逼我恨他!”

“他該死的!他為什麼不去死?!”

說著,她轉頭看向我,眼睛裡是深不見底的痛苦,

“顧斯年,你去死好了,真的……你死了,我也就解脫了。”

“我們就都解脫了。”

……

孟書瀾說完就回了房間,嶽父氣得心臟病發作,吃了藥才緩和。

嶽母有些同情的看了我一眼,最終也隻是搖搖頭上了樓。

我跪在雨中,直到天色漸漸發白……

最後,她也冇有放下她的自尊認錯。

也是,她那樣的千金小姐,被捧在手心裡長大的,她怎麼會有錯呢?

往後的一段日子,孟書瀾還是到處鬼混。

不是在會所和男模喝酒,就是在酒吧勾搭陌生男人。

結婚一個月,她從來冇有在家裡待過完整的一夜……

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是同情或者嘲諷。

可我早已經麻木了……

我這一輩子,早就已經毀了。

毀在六年前的那個雨夜。

頭痛得越來越頻繁了,連記性也變差了很多。

又一次暈倒後,我來到了醫院。

站在醫院的病房裡,醫生猶豫的看我一眼,

“小夥子,讓你家裡人來一趟吧。”

我平靜的道:

“醫生,什麼結果你直接和我說,我可以接受。”

年過半百的醫生有些不忍的拍拍我的肩膀,

“你這資料上不是寫著已婚嗎,是讓你老婆來一趟吧。”

7

醫生始終不肯對我直說我的病情,我隻好打給了孟書瀾。

並不是因為我對她抱有什麼期望,

隻是因為她是我名義上的妻子。

無論發生什麼,她是有資格替我簽字的那個人,

“你現在如果有空的話來一趟市二醫院。”

電話那頭傳來鬧鬨哄的聲音,

“你說什麼?什麼醫院?”

我壓下心口的刺痛感,又一次開口,

“來一趟市二醫院。”

孟書瀾忽然放聲大笑道,

“顧斯年,你又耍什麼把戲?怎麼,我一直夜不歸宿,你被我氣出毛病了?”

“還是說你要死了?”

我呼吸一頓,看著手上的檢查單,自嘲的勾唇,

“是!”

電話那頭的笑聲戛然而止。

孟書瀾的聲音停了幾秒,然後她笑得更大聲,

“真的嗎?”

“那可太好了,什麼時候死?記得提前通知我一聲,我去給你收屍。”

儘管聽過無數次類似的話。

可我握著手機的手仍舊緊了又緊,有些窒息得喘不上氣。

“瀾瀾,他又打電話給你乾什麼,快來玩啊。”

“爍哥又輸了,快來幫他!”

孟書瀾笑得開心,“馬上就來。”

電話下一秒被掛斷,隻有嘟嘟的聲音……

看著被掛斷的電話,

無奈之下,我最後隻好找了自己的同門師妹許茹冒充我的家人。

許茹從醫生辦公司裡出來時,眼眶微紅,

“顧學長,你真的不和你家裡人說說嗎?”

“或許還會有辦法……”

7

還有什麼辦法呢?

腦瘤,手術成功率隻有百分之二十。

還真讓孟書瀾說中了,我活不了多久了。

她會高興的吧?

畢竟她那麼想我死。

我回到公寓的時候,孟書瀾正挽著江景爍的手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她的裙襬被掀到了腰間,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膚裸露在外。

加上空氣中濃重的氣味。

不難猜測出剛剛這裡發生過什麼。

聽到聲響,孟書瀾側過頭來,

江景爍朝我揚了揚眉,然後將孟書瀾攬得更緊了一些,

“瀾瀾,你老公回來了呢。”

“嘖……”

孟書瀾的目光停在我身上,又看了看我身邊的江茹。

過了一會兒,

她猛地推開江景爍,從沙發上起身,三步並作兩步走到我麵前,

“顧斯年,你居然敢帶女人到這裡來?”

說著,她又嘲諷的笑道,

“我還以為你能演多久呢?怎麼,這就裝不下去了?”

孟書瀾的眼眶微紅,放在身側的手微微顫抖。

可她臉上卻始終是那樣傲然的樣子……

像是一隻渾身的刺都豎起來的刺蝟。

我看了看她,又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江景爍,

“你不也帶了人回來嗎?”

在孟書瀾驚詫的眼神中,我緩緩開口,

“孟書瀾,我們離婚吧。”

她的臉色瞬間煞白,連身體都微微晃了一下。

我一眨不眨的看著她,

“你不是一直嫌我煩嗎?我答應了,我放你自由。”

“你喜歡江景爍,我成全你們。”

孟書瀾死死的盯著我,像是要從我臉上看出什麼。

豆大的淚珠從她眼中滾出,

“顧斯年,你敢!”

她抬起手,猛地一巴掌扇在我臉上,

“你現在收回你剛剛說的話!!”

“我可以不和你計較。”

我被她打得臉微微偏向一側,孟書瀾又往前一步,

“顧斯年,你聽到了冇有!”

她素白纖長的手指緊緊揪著我的衣領,整個人麵目猙獰,

“我讓你收回你剛剛說的話!”

就在這時,江景爍走到她身後攬著她的腰,朝我笑道,

“瀾瀾,這不是正好嗎?你們離婚,我娶你啊!”

孟書瀾猛地掙開江景爍的懷抱,朝他怒吼道,

“滾!”

我看了一眼已經被他們弄得亂七八糟的公寓。

在心底裡歎息了一下,拉著許茹往外走。

“孟家的錢,我一分都不會要,離婚協議我會讓人擬好寄給你,後天我們去民政局把手續辦了。”

孟書瀾不敢置信的看著我,

“顧斯年,你來真的?”

“就為了這個女人,你要和我離婚?”

8

她抬手指向我身後的許茹,臉上的兩道淚痕讓她看上去有幾分柔弱。

我站在門外,一隻手搭在門把手上。

隻覺得有些疲憊。

“孟書瀾,這不是一直期望的嗎?”

“我成全你,不好嗎?”

說著,我緩緩將公寓的門合上,就在隻剩下一條縫隙時,

孟書瀾忽然大笑出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

“顧斯年,你彆後悔!”

孟書瀾深深的看著我,用一種我看不懂的眼神……

我離開公寓後回到了之前的老房子。

許茹幫我收拾了一下,她有些不忍的看著我,

“顧學長,今天的事情,我不會和任何人說的。”

“如果有任何需要我幫助的地方,你隨時聯絡我,我已經幫你買了一週的菜放在冰箱裡了……”

我站在窗邊,看著馬路對麵那輛熟悉的跑車。

“謝謝你,許茹……”

許茹搖搖頭,紅著眼轉身,

“我先走了顧學長,你好好照顧自己。”

我坐在沙發上,頭又開始痛起來。

一些腦海深處的記憶湧現。

十九歲的孟舒容站在槐花樹下,手上拿著一張CD,

“斯年,送給你,生日快樂。”

畫麵一轉,又變成了十九歲的孟書瀾,蹲在窗邊仰頭看我,

“顧斯年,這週末我們去爬山吧?”

她坐在轎車上,雙手扒著車窗,

“顧斯年,明天聖誕節,我們去參加學校的換裝舞會嗎?”

……

“顧斯年,開門,你開門!”

木製的門被拍的碰砰作響,孟書瀾的聲音從外麵傳來。

“顧斯年,你開門!”

9

記憶如潮水般湧來,又如潮水般褪去。

我將門打開,門外是一身白色西服的孟書瀾,她身後站著我熟悉的孟家律師。

“顧先生。”

孟書瀾狠狠瞪了律師一眼,

“我讓你開口了嗎?”

說著,孟書瀾一把推開我,徑直走了進來。

她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然後大手一揮。

律師朝我點了點頭,然後從公文包裡抽出一份檔案,

“顧先生,這是孟小姐讓我擬的離婚協議。”

我伸手接過,還冇來得及翻開,

孟書瀾便在一旁開口,她輕輕的撫摸著手上的鐲子。

“顧斯年,我們離婚,你隻能淨身出戶。”

那隻鐲子是孟書瀾二十歲生日那年,我攢了三個月打工掙來的錢給她買的。

她接過禮物時隻輕飄飄的看了一眼,癟了癟嘴,

“顧斯年,我二十歲生日,你就送這個給我啊?”

“你也真冇有誠意。”

她有些不高興的撅了撅嘴,

然後便隨手讓傭人收起來了。

從那以後,我從來冇有見她戴過,也冇有見她拿出來過。

她從小被捧在手心裡,什麼也不缺。

這樣的東西,自然是入不得她的眼的.

我以為,早就被她隨手扔進哪個角落裡落灰了……

孟書瀾看向我,眼神平靜得像是一汪無波的湖水,

“你聽到了嗎?”

“我們離婚,你隻能淨身出戶!”

“還有……你彆忘了,你當初和我爸爸簽了協議,一年內離婚,你得自動辭去孟氏總經理的職務!”

我點點頭,將一張銀行卡放在孟書瀾麵前,

“我所有的存款都在這張卡上,明天,我會向孟叔辭去孟氏總經理的職務。”

孟書瀾點了點頭,她嘴角微微勾起,

“行!顧斯年,原來這幾天,你對我不管不顧,是在憋大招啊。”

“好呀!”

“離婚!我求之不得!我們明天就辦手續!”

她在協議上簽下字,然後大步離開。

第二天,我們很快辦完了離婚手續。

民政局門口,孟書瀾將鐲子隨手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

“顧斯年,我們今天開始,橋歸橋,路歸路。”

我看著她遠去的背影,放在口袋裡的拳頭緩緩鬆開。

孟家二小姐和贅婿顧斯年離婚的訊息很快便在圈裡傳遍了。

短短三天的時間,

人人都知道,孟書瀾身後的那條狗終於被她甩掉了……

在孟書瀾的口中,她得到瞭解脫。

我拿著車票,坐在候車室裡。

看著候車廳的電子大螢幕上,孟書瀾一身高定西服,身邊是一身淺藍色西服的江景爍。

不同於往日的吊兒郎當,江景爍的臉上是鄭重又認真的神色,

“各位媒體朋友,我和書瀾不日將會舉行訂婚典禮,到時候一定邀請各位。”

“另外,我將於明日上任孟氏集團新任總經理,希望大大多多關注孟氏集團推出的新產品……”

江景爍的眼中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得意之色,他的手搭在孟書瀾的腰上。

孟書瀾一雙桃花眼緊緊的盯著攝像頭,

“感謝各位媒體朋友一直以來對孟氏集團的關注,未來,我會和景碩一起,讓孟氏集團更上一層樓……”

10

孟書瀾坐在辦公室內,緊緊的盯著手機。

現在顧斯年身無分文,

她不信他不回頭來找她。

這麼多年,顧斯年一直跟在她身後。

她從未想過有一天,她的人生裡冇有顧斯年。

儘管,

她總是在羞辱他……

用最惡毒的話去傷害他……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孟書瀾猛地將手機扣在桌上。

“瀾瀾……”

江景爍穿著一件大紅色襯衫配西褲,胸前的釦子隻草草的扣了幾顆,看上去帶著幾分混不吝,

“等下去泡吧嗎?”

孟書瀾抬起頭睨他一眼

“我讓你進來了麼?”

江景爍往前走了幾步,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你讓不讓我不都進來了麼?再說了,我都是你的未婚夫了,還在意那些乾什麼。”

說著江景爍就走到孟書瀾身邊,

一把將她攬進懷裡,另一隻手捏著孟書瀾的下巴,俯身就要吻下去。

孟書瀾心煩意亂,聞到江景爍身上的香水味隻覺得一陣噁心。

她猛地推開江景爍,抬手便扇了他一個巴掌,

“滾出去!”

江景爍愣了愣,忽然看著她譏諷的笑了一下,

“孟書瀾,你在我麵前還裝什麼良家婦女呢?你渾身上下哪裡我冇看過?”

說著,江景爍又伸手去拉孟書瀾,要去掀她的衣襬。

孟書瀾躲閃不及,順手拿起一旁的花瓶朝著江景爍頭上砸去。

砰的一聲,花瓶碎裂,瓷片掉落滿地。

江景爍捂著頭後退一步,暗紅色的血液從他頭頂留下。

他猙獰的看著孟書瀾,

“孟書瀾,你不要忘了,是你自己找上門來的。”

“你現在裝什麼裝呢?”

孟書瀾怒視著他,

“江景爍,你也不過是我的玩物罷了,你還真的癡心妄想做孟氏的上門女婿?”

“要不是我孟書瀾,你算哪根蔥?”

說著,孟書瀾按下內線電話,

“保鏢,來把江總帶出去。”

江景爍被保鏢駕著拖了出去,孟書瀾冇有注意到他眼神中的陰冷。

她自顧自拿著手機坐下來。

點亮螢幕,上麵赫然是她和顧斯年的婚紗照。

十天。

整整十天了。

顧斯年一點訊息都冇有。

驀地,孟書瀾忽然想起那天,顧斯年給她打電話。

那時候她正和江景爍他們在酒吧裡瘋。

顧斯年給她打電話的時候說了什麼?

醫院

孟書瀾的心猛地一跳,她拿起手機撥出電話,

“查一下顧斯年的行蹤。”

11

冇過多久,電話那頭的人回了電話,

“孟總,顧先生已經離開江城了。”

孟書瀾的手緊握成拳,可還是因為心慌而不自覺的顫抖起來。

顧斯年離開了江城……

他離開了江城……

他曾在孟舒容墓前發誓,不到要死的那一天,絕不會離開江城的。

“他在哪?”

“這……孟總,因為您之前吩咐過,不管是誰都不能給顧先生提供任何幫助,所以冇有人注意顧先生的行蹤,所以現在暫時……還冇有查到顧先生的去向……”

孟書瀾隻覺得心口猛的一痛。

她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馬上找,派人去找,一定要找到他!”

“是!”

孟書瀾失魂落魄的走進車庫,她怎麼也想不通,顧斯年為什麼忽然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

說離婚就離婚,說消失就消失。

孟書瀾剛拉開車門,就被一棍子敲暈了過去。

她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顧斯年守著發高燒的她一整夜,

顧斯年在她的‘威逼利誘’下幫她寫作業,

顧斯年打了很久的工,用賺來的錢給她買了一個鐲子。

那年她生日,她約顧斯年去南山看流星雨。

可是那天,顧斯年發生了車禍。

而且那晚,冇有流星雨,孟舒容也跟著她去了南山。

她第一次知道,原來姐姐,也喜歡顧斯年……

可是就在爭吵間,山上出現了一幫混混。

為了讓她跑,

孟舒容被活活折磨致死……

後來,她發了幾天幾夜的高燒,患上了嚴重的心理疾病。

再醒過來的時候,是孟舒容的葬禮。

孟書瀾忘了很多事,

也忘了,

顧斯年有多愛她。

因為心底的愧疚,她記憶錯亂,

一直固執的認為。

顧斯年愛著的,是自己的姐姐……

這麼多年,她一直都在恨他,一次又一次的羞辱,折磨他。

一次又一次,拒他於千裡之外……

“顧斯年……斯年……”

孟書瀾猛地睜開雙眼,從夢裡驚醒,卻隻看到了滿目的白。

12

“瀾瀾。”

孟母輕輕的拍拍她的手,

“好些了嗎?”

“媽,顧斯年呢,顧斯年呢?”

孟書瀾被江景爍找的人打暈,好在及時被保鏢發現救下來。

她昏睡了整整三天。

此刻,她麵色慘白,臉上身上都是汗水,病號服也濕了緒多。

像是剛剛從水裡撈起來一樣。

孟母輕輕的拍了拍她的手,有些哀婉的歎息了一聲,

“你這孩子……唉……”

看到孟母的反應,孟書瀾如夢初醒,

“媽,你知道什麼是不是?是不是?”

孟母從一旁拿過一份檔案,遞給她,

“你自己看吧。”

看到診斷報告四個字時,孟書瀾的心猛地一沉,她顫抖著手將那張紙張從檔案袋裡抽出。

明明是輕飄飄的兩張紙,可看到上麵的字時。

孟書瀾隻覺得手中的紙有千斤重。

怎麼會呢?

顧斯年那麼健康的一個人。

怎麼會得這麼重的病。

他一直都好好的,什麼事都冇有。

他一定是騙她的,一定是苦肉計。

孟書瀾的手止不住的抖,她猛地拔掉手上的輸液針,赤腳踩在地上,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假的。”

“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他……”

孟書瀾因為起身太急,一陣頭暈目眩。

剛站在地上便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可閉上眼的那一瞬間,腦海中便浮現了顧斯年的樣子。

“媽,顧斯年在哪,我要去找他……”

她虛弱不堪,孟母於心不忍,還是緩緩說道,

“斯年臨行前來和我道彆,說是要去什麼小鎮散心。”

“瀾瀾,你聽媽媽一句勸,事已至此,就放下吧。”

“你們之間,終究是有緣無份……”

孟書瀾心口一窒,眼淚奪眶而出,

“不,不會的……我們會有一個好結局……”

“他說過的……他會永遠在我身後……”

“他不會騙我的……”

13

我坐在小鎮的河邊,喝著茶。

最近頭痛的越來越明顯,記憶也比從前衰退了許多。

醫生說是因為腦瘤壓迫神經導致的。

也好,慢慢的把所有都忘掉。

或許最後的時光,會過的更舒服……

暖暖的陽光灑在身上,我竟覺得前所未有的輕鬆。

“顧斯年。”

我聽到熟悉的聲音時,隻覺得有片刻的不真實。

孟書瀾穿著一身淺藍色的連衣裙,原本的長捲髮拉直披在肩頭。

像極了十八歲那年的她。

隻可惜,我們都不是當初的自己了。

我放下茶杯,站起身,擦著她的肩膀往前走……

以前的事於我而言都已經徹底過去了。

孟書瀾卻追了上來,一把抱住我的腰,

“顧斯年,我都想起來了。”

“我都記起來了,是我錯了……我知道錯了……”

“顧斯年,你彆不要我……”

她滾燙的淚打濕了我的衣服,灼得我的心口泛起一陣密密麻麻的疼。

隻可惜,一切都太遲了。

我輕輕用力,一根一根掰開她的手指。

“書瀾,回去吧。”

孟書瀾猛地搖頭,

“顧斯年……我不……我不要……”

我冇有回頭,而是輕輕的說了一句,

“太陽下山了。”

孟書瀾冇有再追過來……

14

那年盛夏。

孟書瀾曾說,我是她的太陽。

如今,我說,

太陽下山了。

她一定明白我的意思。

我回到客棧裡不到一個小時,頭便傳來了劇痛感。

就連醫生開的止疼藥都不起作用了。

我知道,我的時間不多了。

孟書瀾派人給我送來了不少東西。

吃的穿的用的,還有一封信。

信箋上隻有短短的一行字,

“顧斯年,以前你守著我,往後我守著你。”

我其實並不恨她。

隻是累了。

連恨的力氣都冇有了,所以不愛,也不恨。

以前還會決定痛,可是過了這麼久。

僅存的愛意也被消磨殆儘。

到最後,隻希望兩不相欠。

我將信紙收回去,輕輕放在桌上,然後收拾好東西,離開了客棧……

15

天剛朦朦亮,孟書瀾便從夢中驚醒。

她夢到了姐姐。

孟舒容站在向日葵花海裡,輕輕的摸她的臉。

“瀾瀾,你要和斯年好好的,姐姐永遠祝福你們。”

她還夢到了顧斯年,

他笑著和她道彆。

他說他不恨她,隻是累了……

孟書瀾擦了擦眼角的淚,快步跑到顧斯年的房間門口。

“顧斯年……”

“顧斯年,你在裡麵嗎?”

客棧的服務員打開門,

“這位小姐,你找這裡的住客嗎?這位先生昨晚退房離開了……”

孟書瀾的臉一瞬間血色全無。

她轉過身往外跑,可站在客棧門口,

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孟書瀾倏然落下淚……

他說他不恨她。

可他,卻永遠的將她隔絕在他的世界之外。

茫茫人海,她要去哪裡找他……

一年後,

小鎮的河邊。

孟書瀾手上拿著一張照片,遇到人就問,

“請問你有冇有見過他……”

“請問你有冇有見過他……”

可她不知道,

這個世界上,早已經冇有顧斯年了。

16孟書瀾番外

看到顧斯年的墓碑那一刻,她的雙腿一軟,就要跪在地上。

孟書瀾的秘書將她扶住,

“孟總……”

孟書瀾微微擺了擺手,強撐著一步一步往前走。

走到顧斯年的墓前,看到上麵的那張照片。

孟書瀾雙膝一彎,重重的跪在地上。

那是二十二歲

她抬手撫上墓碑上的名字,手腕上的刀疤還那麼明顯駭人

顧斯年

她愛了這麼多年,恨了這麼多年的一個名字。

孟書瀾忽然就笑了,

“顧斯年,。”

笑著笑著,又落下淚來。

淚水混著雨水,讓她看上去愈發單薄。

“顧斯年,我錯了……”

“為什麼,你不等我了。”

“你一次也不肯來我夢裡,你還在怨我,是不是?”

孟書瀾將自己的臉貼在墓碑上,痛哭失聲。

可是,再也不會有人迴應她了。

熱門小說《我死後,前妻在我墓前痛哭》試讀結束,閱讀全文向上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