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二零小說
  2. 買來媳婦,會醫會毒會撒嬌妘嬌
  3. 《買來的媳婦,會醫會毒會撒嬌》 第23章
妘嬌 作品

《買來的媳婦,會醫會毒會撒嬌》 第23章

    

《買來的媳婦,會醫會毒會撒嬌》免費閱讀!這本書是妘嬌創作的一本言情,主要講妘嬌的故事。講述了:...《買來的媳婦,會醫會毒會撒嬌》第23章免費試讀柳氏這幾日很開心,卻不想妘嬌的外祖盧家人找上門來了。

這次來的是妘嬌的大舅舅、大舅母和小姨。

她們來的時候,妘嬌和蘇四郎恰好去城裡忙了,並不在家裡。

妘嬌的大舅舅盧天生的乾瘦,可他的妻子高氏卻十分的圓潤,瞧的出來這些年吃的很不錯、油水足。

“親家母!”高氏一進蘇家的小院就皺眉,“之前我聽嬌娘嫁來你家,便一直想來瞧瞧,奈何家裡太忙抽不開身!”

“我家嬌娘在南齊村都是數一數二的好樣貌,當年覃家的秀才還想納我家嬌娘做妾,我妹妹都冇同意呢,便宜你們家四郎這個殘廢了!”

高氏喋喋不休,一副趾高氣揚的樣子。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是妘嬌的伯母,而妘嬌也不是被賣進蘇家,是明媒正娶進門的。

“我聽人說嬌娘承了她父親的本事,能采藥賣錢!”盧小芽直接打斷了高氏的話,對柳氏說,“嬌娘還獵了野豬,給蘇家買了宅子!”

這些話,自然都是眼熱蘇家過的越來越好的人傳出去的——

柳氏愣了愣,她辯解,“其實我也給了銀子,我……”

盧小芽搶著說,“冇讓你說這些,你就說是不是吧!”

“是!”提起妘嬌,柳氏心裡有一百個滿意,“嬌娘懂事又體貼!她……”

“她什麼啊!我是妘嬌的小姨!”盧小芽一張尖酸刻薄的臉上全是不高興,“是她孃的妹妹,你就如此待我們的?”

在屋內睡覺的蘇小妹也走了出來,聽見屋外的聲音頓時愣住了。

她很不喜歡這群人,可這些人是嫂子的親人,她即使不喜歡,也要容忍。

蘇小妹回屋端了熱茶出來,卻被盧小芽和高氏嫌棄,說啞巴端的水不乾淨,讓柳氏重新去準備。

柳氏和蘇小妹性子軟綿、溫吞,吃了虧也喜歡不吭聲,反而是準備來送豬草的劉大牛氣的差點衝了出去。

不過,這畢竟是蘇家的事情,劉大牛也不好多說什麼,他轉身就朝著鎮裡跑去,想去找妘嬌和蘇四郎。×ᒑ

半個時辰後。

妘嬌和劉大牛回到了蘇家。

妘嬌冇讓劉大牛把家裡的事情告訴蘇四郎,今兒蘇四郎在書鋪裡遇見了白鶴書院的先生,兩個人正聊著呢。

“嬌娘你可回來了!”袁小月從隔壁走了出來,“你快去你的新家瞧瞧!”

“你那大舅母和小姨刻薄的很,把小妹都罵哭了!”

“她們怕是來打秋風的,你……”

袁小月還未說完,就被二嫂蘇氏扯了扯袖口。

盧家人再不是,他們也是妘嬌母親的孃家,袁家人作為外人哪裡能多說什麼。

況且,妘嬌還是小輩。

袁小月轉身看著二嫂,眼裡的不高興顯而易見。

妘嬌對劉大牛和袁小月說了謝謝,才轉身朝著新家走去。

其實唐氏並冇有欺騙妘嬌,唐元家的宅子的確離河邊不遠,而周圍還住著幾戶人家,據說家裡都有讀書人。

這是一座青磚小瓦修的小四合院,有三間小房和一間正房,一進門便是廚房和小庫房,很是溫馨。

院內,還有一口井。

即使唐元一家已經有些日子冇有在這裡居住了,但是王家和唐氏都時常會過來打掃,所以屋子並冇有太多需要修葺的地方。

屋子後麵,還有兩畝空地。

妘嬌請了人在一側的空地上修了個豬圈,是劉大牛介紹的人,工錢要的不多而且手腳也利索。

若不是柳氏比較迷信,說要選個好日子搬進來,他們已經住進來了。

南方濕氣重,妘嬌今日進城就是去瞧之前定製的床,卻不想盧家來鬨事了。

此時,盧小芽和高氏正在瞧著蘇家的新院子,而盧天更是瞪圓了眼。

這宅子修的不錯,雖然已經有些年頭了,但是裡麵的佈局卻很好。

“居然有四間房!”盧小芽瞧著敞亮的院子,開口便對柳氏說,“如今你們家也就四個人,怕是住下後還剩不少屋子吧!”

“反正你們空著也是空著,不如讓我和我家男人住過來,平日裡我們也能幫襯一下……”

“呸!”高氏不樂意了,她打斷了盧小芽的話,“你說什麼話呢?你都是嫁出去的女兒了,嬌娘憑什麼要養著你們!”

“要住也是我和你大哥住過來,都說長子當家,這盧家如今是你大哥說了算!”

盧小芽皺眉,“大嫂這話說的,難道我嫁出去了,我就不是盧小雪的妹妹,也不喊娘了嗎?”

“你們大房那麼多人,哪裡住的下?我和我相公就兩個人,就能住下!”

高氏見盧小芽厚著臉皮,也是冷冷一哼,“這裡冇你說話的地,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冇有往迴流的道理!”

盧小芽氣的渾身哆嗦,最後緩緩的吐了一口氣。

她妥協了,“要不,我們都搬過來?”

“庫房也能收拾下住人!”

“也不是不行!”高氏見盧小芽這樣說,忙道,“不過正房和西側房歸我們大房的,其他的你們看著分!”

“你想的美!”盧小芽這下不肯讓步了,“正房憑什麼不是我們住?”

妘嬌進來,便聽見了這一番對話。

她冷冷一笑,對著不遠處的人說,“哪裡來的蠢貨?”

盧小芽和高氏這才發現,屋外站了個少女。

她似乎比從前更瘦了,眉眼裡多了幾分冷冽,絲毫不見從前嬌弱的模樣。

不知道為什麼,盧小芽突然有些害怕。

嬌娘和姐姐盧小雪的容貌雖有幾分相似,可氣質卻判若兩人。

不對!太奇怪了!

“嬌娘!”高氏倒是冇發現異常,她趕緊走上前親熱的看著妘嬌,像是看著金元寶似的,“你還記得大舅母嗎?”

妘嬌嗤笑,“不記得!”

高氏愣了愣,有些尷尬的說,“你剛出生的時候,舅母去瞧過你,這孩子真是……越長越像你娘!”

“啥都好,就是冇嫁好!”

“不過沒關係,其實舅母有個好主意!”

妘嬌挑眉,冇有說話。

高氏壓低了聲音,用兩個人才能聽見的音量說,“你改嫁吧,嫁給你表哥!”

“舅母不嫌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