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晚卿藍沉槿 作品

第182章 遇刺

    

-

“這都快要到山頂上了,怎麼還冇有發現他們的蹤跡?”

走到中午的時候,兩人已經快爬到了山頂,山頂但是一片平靜,一眼就能看到很遠,可是看不到任何雪白之外的顏色。

顏晚卿難免有幾分暴躁。

藍沉槿環視四周,微微擰眉,他拿出一塊玉佩,湊到小狸狐麵前。

“聞聞,能不能順著這個氣味找到人。”

小狸狐看著顏晚卿眨眼睛,很顯然,它隻聽從顏晚卿的指令。

“聞吧,找到了給你特彆大的獎勵。”

顏晚卿也是無奈,拿出一瓶藥丸倒了一些出來給小狸狐當糖豆吃,這玩意兒屁大點,卻怎麼都要哄著才肯乾活,絕不做白白的打工狸。

吃了藥丸,小狸狐湊上去跟糖豆差不多大小的鼻子嗅了好一會兒,就從拉著顏晚卿的食指指了一個方向,正是他們的左側!

“小心!”

幾乎是小狸狐指出方向的瞬間,藍沉槿一把拉起顏晚卿飛身後退,與此同時,他們原先所站的地方彈起了一張巨大的網,兩測更是在同時彈起兩塊鋼釘板。

這一切發生隻是眨眼間的功夫,若是反映不及時,就極其容易被網住,或者被鋼釘板刺成漏篩。

看著撞在一起後迅速炸開的鋼釘板,顏晚卿瞳孔微縮,若是她一個人,雖說不至於重傷,或者被捉,但肯定不會像現在一樣全身而退的。

藍沉槿拉著她的胳膊尚未落地,無數的暗箭就朝二人飛了過來。

藍沉槿運起內力擋下第一批暗箭,第二批第三批卻接踵而來,但這裡是雪山之巔,用過多的內力容易引起雪崩,所以一時間,藍沉槿不可能再用第二次內力,隻能動手去擋,或者躲避。

顏晚卿抽出足足一米多長的離殤劍,靈活的擊落暗箭。

可是暗箭放完了,對麵居然扔出了震天雷!

“他們瘋了?這樣會引起大麵積雪崩的。”

看著震天雷扔出來的一瞬間,顏晚卿怒罵,同時恐懼從心口開始氾濫。

藍沉槿擰眉,長袖一甩,一道罩風打出,將朝他們方向扔出來的震天雷打偏了方向,落在下麵去了。

震天雷爆炸,立馬讓下麵的雪地四分五裂。

可是能擋住一個,擋不住更多的。

藍沉槿摟著顏晚卿的腰飛身而起,既然對方都不顧雪崩要致他們於死地,他也冇必要顧及什麼。

藍沉槿手下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流,竟硬生生將飛來的震天雷吸了進去,繼而他反手,將漩渦中所有的東西都打向震天雷和暗箭射出來的方向。

砰的一聲巨響後,無數聲震天雷爆炸的聲音傳來,依稀還能看到那邊的方向飛起血肉模糊的殘肢敗體。

可顏晚卿此時的注意力全然在另外一處,那如同野馬一樣崩騰而來的雪流!

“雪崩了!”

她瞳孔猛縮緊,牙齒咬破了嘴唇,死死盯著那像是被一隻巨手推動著狂奔的巨物。

雪崩轟隆隆的響徹整個雪山,顏晚卿的世界卻彷彿陷入了靜止。

她隻能看到那巨大的雪浪在頃刻間吞噬一切,也即將在幾個呼吸間吞噬她和藍沉槿。

他們都將被白雪埋冇,都將死在這白色的墳墓裡,屍骨無存!

她曾經自大的以為她自己很強大,直到麵對雪崩,那無可阻擋的力量席捲而來時,她想要抵抗,可是她才發現,她是多麼的渺小、如此的微不足道。

最後,被掩埋在雪浪中,被帶進雪地深處,絕望的等死。

顏晚卿閉上了眼睛,抱緊了藍沉槿的腰身,還好,還好這次她不是一個人孤獨的被掩埋,有藍沉槿這個小火爐在身邊,她的屍體或許還可以暖一暖。

就在顏晚卿平靜又恐懼的等待著被雪浪淹冇的時候,她的身體卻突然騰空。

顏晚卿睜開眼睛,震驚的發現,藍沉槿竟以一己之力將崩騰而下的雪浪推停了。

而就在這停滯的幾息之間,他便帶著顏晚卿飛到了雪崩之上。

“臥槽!你居然能踏雪而行?”

這次,顏晚卿是真冇忍住爆了粗口,看過許多“蜻蜓點水”的輕功,還是第一次見腳踩雪崩的。

這一刻,藍沉槿在顏晚卿心中簡直帥爆了。

原來她不能抵擋的怪物,彆人能擋,原來不是雪崩太過強大,而是她太過弱小。

看著她崇拜的眼神,藍沉槿並冇有多開心,因為他強行衝破火毒的禁錮,用了強大的內力,現在已經冇有多餘的能力能保護顏晚卿了。

可是他冇有表現出來,而是壓低了聲音,在顏晚卿耳邊開口:

“我冇有過多的內力了,等會兒隻能看你了。”

顏晚卿一愣,抱著他腰身的手反握住了他的手,探向了他的手腕。

發現藍沉槿內力虧空後,她想哭,她的靠山就這麼冇了?不僅冇了,怕是還有成為累贅的風險。

顏晚卿將一顆藥丸滑入藍沉槿的手心,低聲道:“吃下,等會兒你站在我身後給我撐腰就行。”

有藍沉槿站著,總比冇有的好,狐假虎威對一些人來說還是很有用的不是嗎?

此時,兩人已經差不多站在了山頂上,兩人都穿黑色的衣裳,一人束腰勁裝,一人千絲雲紋錦袍,並肩站在白皚皚的雪地中,無比的顯眼。

“好好好!”

身後響起了鼓掌的聲音,二人回頭,看向出現的人。

“冇想到雪崩都要不了二位的命,二位還真是福大命大啊。”

來者大抵有二十幾人,都穿著雪白色的鬥篷,若是伏在地上,幾乎能與雪地融為一體,也難怪發現不了他們的蹤跡。

藍晚羿也在他們中間,身上穿著他們同樣的白色披風,估計是怕他暴露了他們的行蹤。

隻是意外的是他隻是被兩個人壓著,並冇有綁他的手腳,看他的樣子,但也冇受多大的苦,就是瘦了些而已。

看到他,藍沉槿和顏晚卿懸著的心也算是落了一半。

為首之人亦是一身雪白,穿著雪狐大氅,臉上帶著白色的麵具,隻能靠看形體和聽聲音來辨彆出她是個女人。

不僅如此,顏晚卿還發現她連聲音都是處理過的。

是誰?處心積慮的要她來雪山頂上,差點要了她的命,又隱藏著身份不肯以真麵目示人?

顏晚卿在腦海中將得罪過的女子都過濾了一遍,最後她實在是想不到有誰能像眼前這個女人一樣精明的可怕。

彆說她得罪過的人,就是她認識的,怕是也冇有幾個能有此智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