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雲禮 作品

第一章

    

互聯網2.1版本釋出冇多久,顧雲禮便陷入了忙碌之中。

卻是州君縣君,乃至何使公紛紛發來訊息詢問。

顧雲禮雖然早有準備,但反反覆覆的解釋,還是令他有些無奈和煩躁。

他有心扮高冷,奈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也隻能耐著性子解釋。

心中琢磨著,這一切歸根結底,還是他的實力和地位太低了。

倒是一直稱兄道弟的柳家溝莊伯公、大方塘池龍王……等等,頗為識趣,無一發來訊息。

“叮咚……”

顧雲禮正想著,池龍王發來了訊息。

得!

顧雲禮一臉無奈,神念掃過,眉頭又漸漸舒展開來。

“顧伯公可在?多有打擾,還請見諒!時值秋收,十月蟹肥,天江水帝久聞顧伯公威名,欲邀顧伯公泛舟品蟹,不知可否能賞光一二?”

天江水帝,乃九江水帝之一,六品仙官。

與州君同級。

按理來說,如此人物相邀,理應先遞拜帖纔對。

這位卻兜了個圈子,讓池龍王發訊息,顯然是走了池龍王的人情。

不管見與不見,麵子上都過得去。

畢竟人家地位在那擺著。

“什麼時候?”顧雲禮想了想,發了個訊息過去。

“顧伯公您來定!”池龍王幾乎秒回,怕是天江水帝就在他旁邊。

顧雲禮有心想透過互聯網窺探一眼,想想還是作罷。

如此人物,莫說窺探,以推演之術算他,都有可能被察覺,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為好。

“後天吧,地點由天江水帝來定。”

“那便定在天江壩子縣鸚嘴港。”

顧雲禮下意識就要回個“OK”手勢,卻發現根本冇有表情包。

“無趣!”

“算了,下次再更新吧!”

顧雲禮搖了搖頭,懶得迴應,隨即盤膝而坐,默默修行起來。

他之所以將時間定在後天,乃是因為他的裝臟之境突破在即,自然無心他物。

說起裝臟之境,堪稱煉陽五境中最為簡單境界,隻需源源不斷藉助五行靈物,將陰氣轉化為陽氣,令魂體陰陽平衡,累如山傾,即可邁入煉陽第五境——生陽。

此謂:

——陰化陽生,九轉變景,下降兆身,通真鎮靈。

對於其他陰魂來說,這個境界需要漫長的水磨功夫;

然而對於不缺修行資源的顧雲禮來說,這個過程完全受限於自身的轉化效率。

眼下距離“累如山傾”隻餘下一步之遙。

在海量香火的轉化下,顧雲禮身如烘爐,陽氣噴薄,陰氣上托,銜尾追逐間,越轉越快,此謂陰陽交泰。

體內五行靈物,也在陰陽循環中,逐漸溶解,歸於一體。

隨著陰陽平衡,顧雲禮赤紅身軀也迅速歸於平凡。

“這就是生陽?”

顧雲禮仔細感受自身,發現此時的他,已然凝聚出了實體。

睹之,酷似肉身;

細瞧,又有幾分區彆。

“此時的我,算是補全了修行路上的最後一塊拚圖,修為變化不大,卻再無明顯弱點。”

顧雲禮忖度道,心中振奮不已。

這幾個月的修行進度,遠超他穿越過來的前五年。究其原因歸,還是因為傳播互聯網,狂斂香火資源的緣故。

時至今日,經曆諸多風風雨雨的他,已然不知道這一步走得究竟對不對?

不過,如果再給他一次選擇機會,他還是會走這條路。

傳播互聯網,他如臨深淵,戰戰兢兢。

苟在底層,也是如履薄冰,身邊冷不丁就會有陰魂冒出,為了蠅頭小利,殺人奪寶。

生如芥子,心藏須彌。

左右都是凶險路,索性走這條最凶險,也是收益最大的獨木橋。

“呼——”

顧雲禮輕呼一口氣,隨即登陸互聯網,檢視一番閉關之後的輿論情況。

不出他所料,2.1版本的更新,令無數人興奮至極。

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喜歡拋頭露麵,做那網課先生。

積分交易無疑給這些人提供了一個獲取香火的新渠道。

不過,大家對於網絡銀行的開設,有些不太感冒。

“無法理解,雲禮道人為何多此一舉再開設網絡銀行?像網課那般直接轉化為香火不好嗎?”

“感覺這網絡銀行就是為了賺取太真天香!看到網絡銀行協議了嗎?營業執照隻接受太真天香拍賣!”

“雲禮道人也缺太真天香?這怕是為了拉攏各大宗門吧?”

“煩死了,照這規矩,咱們弄來積分之後,豈不是還得跑去網絡銀行才能提現成香火?”

“身正不怕影斜!還看不懂雲禮道人的佈局嗎?在我看來,網絡銀行纔是最妙的一手棋,防的就是你們這些旁門左道!有本事去騙,騙來之後,看看有冇有本事提現?”

“可笑,換個麵孔很難嗎?”

“換張臉自然容易,問題是,有網絡銀行統一定價在,你能騙得了一時,可能騙得了一世?”

“慘啊,道爺才夜遊之境,怎麼去網絡銀行?”

“你傻啊,到時候肯定陽間陰間一起開啊!”

不得不承認,網絡真的是個好東西。

雖然真假參半,但也不乏真知灼見,顧雲禮隨意翻看一圈,便發現,他的目的基本被人猜的七七八八。

這樣也好,省得有人自作聰明。

他在網上溜達一圈,隨手限流了一些看不順眼的帖子,又加大曝光了一批,稍稍引導一下輿論,這才退出網絡。

掐指一算,差不多也到了赴約時間。

他隨即悄無聲息離開地宮,飄然而去。

……

天江,橫跨兩府之地,乃雲州第一大江,貫穿商州、雲州、祁州、開州四洲,支流無數,不知養活多少百姓。

天江水帝,正是這條天河水神。

看似六品,實際上,論實權遠超四品翼宿星君。

沿途州縣哪個不得仰其鼻息?

不然一個不高興,隨便削點水流量,影響得便是一地百姓的生計和香火。

天江水帝定下的壩子縣,乃是距離雍縣最近的水港。

不過,即便如此,距離天庵村還是遠了些。

顧雲禮也不急,慢慢悠悠而去。路上,偶遇一支商隊,許是瞧他衣著頗為華麗,熱情相邀。

顧雲禮也不客氣,坐上商隊貨車,隨車而行。

閒聊間,領隊得知顧雲禮目的地,笑道:“道爺要去壩子縣,走陸路最慢,您啊,不如乘船走拒馬河,半日功夫便到。”

顧雲禮聞言拱手感謝:“是嗎?多謝老哥指路,不知這拒馬河怎麼走?”

領隊也不吝嗇,一番坦言相告。

顧雲禮聽罷,隨即拱手告辭,離開官道,往拒馬河方向行去。

小道荒蕪。

顧雲禮越走越覺得不方便,心想,要是能有個地圖導航就好了。

可惜,他數據道意雖然厲害,但也取代不了衛星功能。

想到衛星,顧雲禮下意識抬頭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