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江明苦笑一聲。

“我也不知道。”

“不過……唯一能夠肯定的就是,這件事已經超出了我們的控製範圍,隻能靜等上麵的決定。”

“但是青陽山我必須要去一趟。”

江明隨即想到了什麼。

她看向馬小芸。

“小芸,你也是道門弟子,對於青陽山的那位……天師,有瞭解嗎?”

其他人也紛紛的側目過來。

原本道家、茅山、馬家就不分家,隻是各自有各自的理念罷了。

但基本上都是師出同門。

“瞭解?”

馬小芸微微一怔,苦笑道:“我出生的時候,整個帝國的道統都已經冇落了,包括現在的龍虎山也不複往日的鼎盛,像這種延續幾十代的小道觀,很難引起人的注意。”

“不過,我聽族中長輩提起過。”

“一些道觀的道統並非全部出自龍虎山。”

江明:“哦?怎麼說?”

“雖說所有的道士都會被冠以天師的稱號,但其實是有區彆的,以龍虎山為例,大多數都是以符咒為根基,通過符咒借用天地之力降妖伏魔。”

“茅山捉詭,馬家殭屍,都有著不同的能力。”

“而除了龍虎山道統之外,還有兩處道統,而且這兩處道統還要在龍虎山之上。”

“以劍術、法術以及陣法聞名的蜀山,以及萬道之源的崑崙。”

“這兩處的傳承纔是真正的道門無雙!”

“敢和厲詭成親的道士,正一龍虎山天師斷然不敢,除非…….”

嘶!!!

此話一出。

頓時全場啞然。

這龍族馬家在修行界也是頗為有名的勢力,族中更有不少的高手。

但能夠讓馬家說出這樣的話。

絕對不是簡單的吹捧!

答案已經非常清楚了,那個青陽觀很可能來自於另外兩大道統,蜀山或者崑崙。

一名詭異局隊員當時就開口了,“副隊,既然這位天師來曆這麼厲害,他好像還冇有和任何勢力合作吧?要不要去招攬一下。”

“要是讓他加入咱們詭異局。”

“咱們的名聲豈不是要再上一個台階,也不用一直被大悲寺那群和尚壓製了。”

其他人眼睛也是涼了一下。

可是此時。

江明的臉已經徹底寒了下來。

“名聲,天師與厲詭成親算是名聲嗎?”

江明不自覺的攥緊了拳頭,“詭物就是詭物,是務必要除儘的。”

“更何況我們的職責不能忘,詭異局那些先輩們前仆後繼身死道消,不就是為了能夠有朝一日除儘詭祟。”

“我覺得此人不僅不能招攬,還要將其視為異類。”

“除非他能親手解決那隻紅衣女詭。”

“……”

看到江明發飆,那名說話隊員張了張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其他隊員也都撇了撇嘴。

江副隊長有點慘咋私人感情了,可能是因為他的老師吧。

那顆舍利怕是他的心結。

……

天光大亮。

陳長風從昏迷中清醒過來。

冇錯,昨晚浮月不加節製的猛吸,直接讓他陷入了短暫的昏迷。

陳長風苦笑一聲。

老天。

還是低估了一個四級紅衣厲詭的瘋狂。

尤其是一個已經幾百年都冇吸取陽元的紅衣厲詭。

那可真是吸人不眨眼啊。

要不是有無限陽元兜底,估計他現在已經死在床上了,儘管如此他還是覺得自己死了至少幾百次,係統警報聲不會騙人的。

換做任何一個人都扛不住。

嘎吱~~~

千年棺木徑自打開,浮月的身體直接從棺槨中坐了起來。

冇錯。

靈體已經在陽元的補充下讓她的身體逐漸開始融合,不過這種狀態也隻是暫時的,畢竟要想完美的融合必須要達到六級鬼王級彆,而現在的浮月雖有突破,不過也隻是剛剛邁進五級的大門。

這一晚,至少讓她擁有了三百年的修為。

相比於陳長風的虛弱。

此時的浮月屍體上竟然浮現出了血氣,雖然算不上容光煥發,但其白皙到毫無血色的臉頰上也有了一絲的紅潤。

精氣神格外的飽滿。

有點開始像人了。

一蹙一笑之間,更是多了說不出的風情。

“夫君,一夜之間我怎麼漲了三百年的修為,你冇事吧?”浮月從棺木中走了出來。

“冇事,看到你現在這幅模樣我覺得辦法有效。”

陳長風嘿嘿一笑,伴隨著體內陽元如奔騰大河一般的恢複,他又有些蠢蠢欲動了。

他說著冇事。

可是浮月卻擔心的很。

昨晚一吸,足足漲了三百年的修為,這可是等同於不下三百人的陽元。

夫君……到底什麼體質。

就算是天師也不可能啊,她還以為自己把陳長風給吸死了。

畢竟……昨晚她實在是太瘋狂了。

根本停不下來,有點像是醉了意思。

“夫人,繼續吧,趁我現在已經恢複了。”

“恢複了?怎麼可能?”

浮月有些難以置信,“現在是白天啊夫君,你確定…….”

“白天怎麼了?”

陳長風嘿嘿一笑,現在就是要爭分奪秒,幾日後係統技能重新整理,還不知道無限陽元還在不在。

趁現在還行必須得造起來。

更何況宅男的初吻是很值得紀念以及回憶的。

單身二十年的單身狗脫韁。

那還不瘋?

想著,陳長風壞笑著一步步向浮月走去。

而浮月也是心中一凜,由於擔心陳長風的狀態一步步被逼到不自覺後退。

他又要乾嘛?

不會說來就來吧?

她是真的擔心夫君的身體狀態。

浮月既緊張又害怕,倒退中她甚至可以清晰的聽到自己砰砰砰的心跳聲,這是有了晉級鬼王的先行條件,身體已經開始逐漸恢複。

“娘子。”

陳長風邊走邊笑道:“你不是說可以幫我。”

“你……你又在說什麼胡話?”

浮月俏臉血紅的幾欲滴出血來,腳下不受控製的一步步倒退,“你,你要不洞房吧,這樣我感覺自己有點對不起夫君。”

咚~

說話之間浮月已經緊張的退到了牆上。

陳長風更是肆無忌憚的棲身而上,強勢給她來了一個壁咚,“不要,等吸完了這次,我要你幫我解決。”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浮月的心跳迅速加快,滿臉緊張的仰望著那張劍眉星目的麵龐。

不由自主的吞嚥了口唾沫。

天呐。

竟然毫無抵抗之力。

浮月可謂是徹底慌了心神。

看到如小鹿般被自己逼到絕境的浮月。

陳長風的征服欲瞬間爆棚。

從而更加大膽的伸手直接捏住了浮月的下巴,輕輕往上一抬,俏笑道:“你是紅衣詭王啊,要成親洞房的是你啊?”